寻雩

【予邪书】修仙 无cp向

自从把小哥从长白山上接回来之后,鉴于我每况愈下的肺已经禁不起折腾了,小哥和胖子一致认为我该戒烟了(主要是胖子提出,小哥默认并执行),于是我(非自愿的)开始了轰轰烈烈的——戒烟行动。

啧。

俗话说: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
我觉得吧,戒烟这事也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【这句话不是这么用的,小孩子别学】,慢慢来嘛~

在听了我这番话之后,胖子对我表示了异议。

“你个瓜娃子,他娘的要真这么做你还能戒到烟?要胖爷我说,干大事就要干脆利落!磨磨唧唧算什么男人!”

他这一说,我就不服气了!你可以说我磨磨唧唧,但你不能说我不是男人!

然后我就真的开始了戒烟……

但是那么大的烟瘾说戒就戒当然不可能啊,真想吸烟的时候谁会管什么戒不戒烟的!为了不被胖子嘲笑,我抽烟都是私下偷偷抽的好吗!

最气的是,我再怎么小心都会被小哥发现。

他是狗鼻子吗?!

跑题了,说回来。这么边戒边抽肯定戒不了烟,戒掉一个瘾最好的办法就是染上别的瘾,我在尝试了和小哥喂鸡,和胖子去和隔壁大妈对怼之后,我终于成功的染上了别的瘾——王者农药

为此我还开了一个微信群,把我认识的都加了进去,包括以前的一些伙计。本来只是我们内部的一个群,但是坎肩说,一些新加入堂口的年轻人想认识一下吴小佛爷,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玩王者荣耀。

然后我同意了。

然后我愉快的玩起了游戏。

最后我成功戒掉了烟。

——ending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并没有。

本来嘛,我好好的熬夜打我的游戏,胖子好好的和隔壁大妈斗智斗勇,小哥好好的喂鸡养家,一切都这么祥和安宁。不知道是哪个孙子,好好的闲着没事干,把我熬夜玩游戏这事捅到小哥那儿去了。

小哥他们本来也知道我玩游戏这事,他们也在群里,偶尔还陪我玩一把。说句题外话,小哥的操作太牛了,和他一起玩,我就没抢到过全场最佳。

说回来,本来我也只是偶尔熬夜打个游戏,一不犯事二不抽烟,大家伙玩的也平安无事,不知道哪个龟孙子害得我东窗事发。

那天将近12点,我偷偷拿了手机跑到厕所上线。

其实本来我也不想跑到厕所的,可是我们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卧室隔音差的要死,半夜睡觉都可能被隔壁胖子的呼噜震醒,小哥耳朵又特别好,也就厕所好点。玩游戏嘛,多多少少总会发出点声音,我就只好躲厕所去了。

那天我照常躲厕所去了,群里的一堆伙计正闲着没事干在聊天,黑瞎子他们居然也没睡陪着一群伙计疯。

  伙计A[古董店那帮家伙真是奸]

伙计A[他妈这两天把仓库剩余的名器拿过去,活生生少了十几万]

瞎子[你们拿着名器跟老鼠似的上门,那是个人都宰你]

伙计B[黑爷,不是我说,干这行哪有不偷偷摸摸的]

伙计B[这两天风头又紧了点,东家又要尽快处理干净]

伙计B[我们也是没办法啊]

瞎子[这就是你们不对了]

瞎子[输人不输阵,砍价当然是气势最重要啊!]

瞎子[来来来,黑爷教你]

我见势头不对,赶紧出手打断黑瞎子带坏我伙计的险恶阴谋。

吴小佛爷[玩会?]

伙计A[小佛爷上线啦?]

伙计B[今晚又修仙?]

吴小佛爷[少废话,玩不玩?]

花儿爷[小邪,你这么晚不睡,那黑面神和那死胖子不管?]

吴小佛爷[诶呀,小花你别扫兴啊]

吴小佛爷[我现在在厕所玩]

花儿爷[你也真是蛮拼的……]

伙计A[突然有点不敢玩了……]

伙计B[……]

王盟[老板,虽然是这么说]

王盟[你不怕他们突然醒过来找你看不到你吗?]

吴小佛爷[…王盟,这个月工资扣光。]

王盟[欸???]

死王盟,好的不提净提坏的,还想要工资?

不想再和这傻子废话,我直接甩了个链接上去。

吴小佛爷【农药.链接】

坎肩[来了来了]

白蛇[行吧,反正睡不着,玩会儿就玩会儿]

鸭梨[吼吼,熬夜居然刚好碰上吴老板开黑~]

伙计B[???]

伙计B[怎么突然这么多人???]

伙计A[都在窥屏呗]

我看的人差不多了,赶紧切屏到游戏界面,看见满人我赶紧开始了。

游戏刚开始,我刚进去就听见了一阵魔性的笑声,吓得我又切屏切回去了。

吴小佛爷[哪个瓜娃子开的语音??]

吴小佛爷[开就算了,还这么大声!瞎子是你对吧!!]

花儿爷[你开语音了?关掉不就听不见了呗?]

伙计A[对啊,开静音不就行了呗]

王盟[那要是胖爷他们睡觉前没关微信那不也有提示音吗?]

鸭梨[老大,要不你去把他们手机也关静音?]

吴小佛爷[不行,屏幕会亮的]

白蛇[那就没办法了=.=]

瞎子[你们整的和做贼似的]

瞎子[下点安眠药不久完了¬_¬]

哆啦A万[哈哈哈哈师傅你净说大实话]

鸭梨[万子你也还没睡啊?]

哆啦A万[没呢,看你们偷摸打游戏太有意思了]

白蛇[哈哈哈黑爷你太狠了]

鸭梨[哈哈哈哈哈你确定张爷不会免疫?]

王盟[我感觉老板有点慌了哈哈哈]

花儿爷[别说了,玩吧,速战速决]

伙计B[佛爷呢?不会真被抓了吧?]

吴小佛爷[没呢,快点,已经开了]

吴小佛爷[都小声点]

鸭梨[好的老板!]

跟这群人真是废话不得!游戏没玩,还出了一大堆馊主意!

看都差不多,我才又切回去。

【四十分钟后】

伙计A[还有人在吗?]

哆啦A万[他们还没打完?]

瞎子[不玩了,我先下了]

坎肩[老板还继续吗?]

吴小佛爷[不玩了,我得回去了]

鸭梨[哈哈哈上了四十分钟厕所]

白蛇[哈哈哈哈哈哈这哪是上厕所,这是洗了个澡吧]

伙计A[凌晨一点洗澡可以的]

白蛇[突然就想洗一洗自己]

鸭梨[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大要打人了]

哆啦A万[哈哈哈老大你看我们连借口都给你找好了]

吴小佛爷[不行,我也不是鬼]

吴小佛爷[我洗澡有声]

花儿爷[噗哈哈哈]

花儿爷[对不起小邪我实在没忍住]

瞎子[你知道你不是鬼你还合计哑巴能睡着啊?]

瞎子[你开门走路没声啊]

王盟[哈哈哈哈黑爷你]

哆啦A万[师傅一针见血]

坎肩[我们再说老板就要上一宿厕所了哈哈哈]

花儿爷[行了别吓他了]

吴小佛爷[就这么着吧,我先下了]

不再看这群人瞎废话,我退出微信。

趁着时间还早,我准备再次偷摸潜回卧室。本来前几夜我也这么干,一直平安无事。

然而,那天在我刚摸出厕所的时候,突然后颈一痛。

晕过去之前,我居然还有余力想,这么重的力道一定是那死胖子。

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瓜娃子出卖的我,我一定不放过他!

——ending——

王胖子扶起晕过去的吴邪,嘴里还骂骂咧咧的,“这死孩子,半夜不睡觉玩游戏!要不是小哥,还真发现不了你!小哥你看什么呢,帮我把这家伙扔床上去啊”

张起灵看了看手里震个不停的手机,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微信的界面。

鸭梨[不是,我说]

鸭梨[张爷这么警醒的人,要知道早知道了]

鸭梨[估计懒得说吧?]

哆啦A万[估计是]

坎肩[老板应该回去睡了吧?]

花儿爷[他如果睡的话,睡之前会说一声吧]

花儿爷[不会真被抓了吧?]

哑巴张[他睡了]

群内突然沉默了将近十分钟。

——真.ending——

事件改编自群内事件。

第一次在lofter发文,也是第一次参加活动,希望各位包涵。

6点15……其实本来选的是晚上6点半,不知道怎么就变早上6点了【绝望】

予邪书_2018:

岁月里你很干净,比水淡,比酒清。
这封予邪书,很长很长,请我亲爱的你,耐心阅读。
如果说它所书内容是我对你的情深,那么
---一定是一生才能写完啊
三百余人共书信一封
予挚爱

吴邪。

【活动详情请见宣图】
此条lof欢迎转载
转载,评论,关注官l,抽三位幸运观众送上一份小礼物。
(图中数字无意义,请勿参考)

你出生的那日
一定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。
吴邪,第四十一年
生日快乐。